在決定要結婚的那一刻,向來沉默寡言的爸爸問了我一句「你想清楚了嗎?」,看著他斑白的頭髮及日漸消瘦的身軀,我想起了小時候為了逃離媽媽的藤鞭伺候,他帶我和妹妹躲進衣櫃裡;我心情不好哭喪著臉,他搞笑地哼著自創的泰國歌逗我笑……我們不是富有人家,但爸爸總跟人家說「我有兩個寶貝千金!」是的,他的大千金已遠嫁他鄉為人婦,從今以後會叫另一個跟他年紀相符的人做「爸」,我好想好想問他「爸爸,你會吃醋嗎?」


我想,他不會。因為,嫁到另一個家庭對他而言,我依然還是他的寶貝,我的姓氏不會變,即便是相隔很遠,打電話回家聽到他接的電話,心裡很安定,雖然我和他之間不多話題,但我知道只要和他聊起政治,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刻。他總在外面告訴別人「我女兒很棒!有什麼場面她沒見過?」「沒人可以瞧不起我女兒!」聽著聽著,總讓我變堅強,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。

我想,或許是同為人媳的關係,對媽媽而言,我雖然還是她的寶貝,我的姓氏不會變,但打電話回家的時候,她總是叮嚀我「嫁人後就不是小孩啦!要有禮貌、要有規矩、不要頂撞、多點忍耐……最重要的是,兩個人要互相扶持、恩恩愛愛,其他的都是其次!」聽著聽著,總讓我鼻酸,沒有一次眼淚是忍得住的。

小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